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 > 财经资讯 > 中国加速向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 央行利率决策

中国加速向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 央行利率决策

文章作者:财经资讯 上传时间:2019-08-05

北京5月17日 - 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近日撰文称,加快推进由数量向价格的货币政策调控方式转型,是当前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政策要求。为及时有效应对流动性冲击和利率扰动,中央银行的利率决策空间和政策操作自主性也亟待提高,并在制度上予以保证。

北京6月5日 - 中国央行研究局研究员纪敏撰文称,当前M2、M1以及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放缓但实体经济表现良好,反映货币数量指标的可靠性继续下降,而价格指标状况则显示当前货币政策中性略松,应加快推动货币政策向价格调控方式转型。

国内媒体--财新网周四刊登其署名文章并指出,要有机结合短期宏观调控和长期机制改革,逐步实现金融市场利率和存贷款利率并轨,大力培育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推动发展更多的浮动利率产品,明确短端政策目标利率,完善公开市场操作和利率走廊机制,优化货币政策工具体系,科学开展利率决策,有效进行利率操作,顺利实现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更好地促进新常态下经济金融的高质量发展。

中国国内媒体--证券时报周二刊登其署名文章并称,在将货币数量目标改为重要监测目标的同时将利率作为调控的中介目标,有机结合短期宏观调控和机制改革,加快金融市场利率和存贷款利率并轨。

“中国金融市场功能日益健全,货币政策利率传导机制更加通畅,中央银行公开市场操作和利率走廊机制等利率操作模式基本完备,中国已具备了向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的必要条件。”文章称。

文章指出,货币数量是一个总量概念,货币供给取决于不同渠道货币派生能力的变化。2017年以来,在金融去杠杆、加强金融监管和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政策作用下,金融部门内部资金“空转”和嵌套明显减少,这是货币供给增速下降的主要原因,共拉低M2增速4个百分点。

但货币调控方式转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向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的实践过程中,中国货币政策始终面临着政府过度关注经济增长和预算软约束部门、金融市场风险、金融功能深化和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等因素制约,金融市场微观基础、制度保障和产品市场发展等方面仍存在问题,货币政策仍需要依赖数量调控方式。

同时,银行债券投资下降和财政存款超预期增长,一定程度上也拉低了货币供给增速,共拉低M2增速0.7个百分点。考虑到同业渠道货币派生的一部分资金,原本就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这一部分货币供给下降,主要是压缩了金融部门的收益,对实体经济影响并不大。如果还原上述因素,M2增速仍达13%以上。

徐忠还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加强了金融监管力度,采取穿透式原则,加强监管合力,补齐监管空白。随着各项监管措施逐步到位,大量表外业务将回归表内。在金融市场风险得到有效缓释的同时,银行资本充足度和准备金也将面临明显约束,中国也应适度降低法定准备金要求,从而降低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税负担,畅通利率传导机制。当然,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相当长时间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也是必然的。

更重要的是,在潜在产出增速已趋势性下降、经济结构趋于轻型化的新常态下,经济增长对货币总量的需求关系正在发生明显改变,比过去低一些的M2增速,更能支持实体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而从金融产品市场发展看,随着金融监管的主体责任进一步明确,中央银行将统筹金融行业的发展规划、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这有利于金融市场功能的深化发展。

文章并指出,当前货币增速的放缓,不仅是M2,而且M1下降得更快。但从过去一个时期看,M1增速与GDP、工业、投资的相关性在明显减弱;而房地产销售以及融资增速的显着放缓、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置换接近尾声令地方融资平台活期存款减少,是导致M1增速放缓的重要因素。

今后要按照市场功能统一的规则,适当放开不合理的金融业务管制,鼓励以交易技术和风险管理能力为主要目的的金融创新,真正提高金融机构产品定价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从而创造条件实现市场利率和存贷款利率并轨,明确短端政策目标利率,实现利率为主的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

文章认为,从各类利率走势来看,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略显宽松。从短端利率水平看,2018年一季度,隔夜和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分别为2.66%和3.22%,均较2017年二季度以来的平均水平下降约25个基点。与短端利率明显下降一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由2018年1月最高的3.94%,持续回落到目前的3.65%。

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来看,今后要加快深入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深化外汇市场发展。中国应立足于大国经济金融开放的实际需要,货币政策以国内均衡和内部产出、物价目标为主,加快完善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扩大汇率浮动弹性,提高汇率波动容忍度,真正发挥汇率外部经济稳定器作用,切实提高货币政策自主性、有效性和宏观经济的韧性,为利率为主的货币价格调控转型营造良好的外部金融条件。

“考虑到当前资产管理新规约束以及各类监管措施加强的背景,当前利率水平的下降更显示流动性处于相对宽松状态,也与实体经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以及利润增速有所放缓相一致。”文章称。

中国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文章建议,一方面,宏观调控要保持定力,无论是短期冲击还是可能存在的长期不确定性,都不会影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趋势,而货币政策在这一大趋势下最好的姿态,就是稳健中性、不松不紧。

发稿 马蓉;审校 林高丽

另一方面,货币数量指标仍包含宏观经济的重要信息,有助于货币科学决策,仍应将其作为重要指标跟踪监测,提高货币决策的科学性。

同时,将利率作为调控的中介目标,加快金融市场利率和存贷款利率并轨。明确短端政策目标利率,完善公开市场操作和利率走廊机制,优化货币政策工具体系,科学开展利率决策,有效进行利率操作,顺利实现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

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上月撰文称,加快推进由数量向价格的货币政策调控方式转型,是当前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政策要求。为及时有效应对流动性冲击和利率扰动,中央银行的利率决策空间和政策操作自主性也亟待提高,并在制度上予以保证。

发稿 马蓉;审校 乔艳红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加速向货币价格调控方式转型 央行利率决策

关键词: 4008云顶集团 云顶集团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