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 > 财经资讯 > 焦点:朝鲜悄然变革 民众透过“notel”看世界

焦点:朝鲜悄然变革 民众透过“notel”看世界

文章作者:财经资讯 上传时间:2019-09-08

首尔8月4日 (记者 James Pearson) - 朝鲜平壤黑洞洞的巷子里,行人们借着零星的火把微光,走向熙熙攘攘的非法街市。那里的小贩们--通常是女人--大声吆喝着“买啦,买啦!”

首尔6月4日 (记者 James Pearson/Ju-min Park) - 就在几年前,美甲店、按摩院、咖啡馆和其他消费主义的征象尚未出现在朝鲜,但现在他们正在这里缓缓冒头。

首尔3月27日(记者 James Pearson) - 一台售价50美元的便携式媒体播放器,给许多朝鲜人提供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也成为了该国变革的象征。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3年7月26日在平壤拍到的朝鲜国旗标识。 REUTERS/Jason Lee

图为平壤一家商店内的售货员。REUTERS/Jason Lee

2015年3月25日在韩国首尔拍到的在朝鲜被称之为"Notel"的便携式媒体播放器。 REUTERS/Kim Hong-Ji

这种市场被称为“蚱蜢市场”,因为小贩们要像闪电一般快速打包货品并奔向别处,以躲避当局。朝鲜对自由企业的态度仍然只是勉强接受。

朝鲜效仿前苏联,采纳中央计划经济模式,西方式的炫耀性消费在这儿是受谴责的对象。

据一些预测,多达一半的朝鲜城市家庭都有一台方便隐藏的“notel”(小型便携式媒体播放器),以用来观看DVD和存在U盘上的内容。

随着市场在朝鲜扎根,政府偶尔会合法化和正式化其中一些市场,与此同时,也对市场进行取缔、征税甚至索要贿赂,这迫使小贩们重回街道,在那里设立“蚱蜢市场”以出售商品换取现金。

但据当地居民和游客称,随着朝鲜中产阶级在非官方经济上赚的钱越来越多,他们的群体愈发壮大,对化妆品、智能手机、进口果汁和外国服装等产品的需求正在增加。

据脱北者、活动人士及近期去过朝鲜的游客称,朝鲜民众的闲聊谈资包括韩剧、流行乐、好莱坞电影以及新闻节目,而所有这些都是遭到朝鲜当局严禁的。

“蚱蜢市场往往靠近车站,或通往市场的道路附近,以及学校和公园附近,”脱北者Seol Song Ah说道。他于2011年离开朝鲜,现在《每日朝鲜》网站工作,该位于首尔,有朝鲜内部的消息来源。

在这个有着2,400万人口的国度里,如今拥有250万移动手机用户。一些国营工厂甚至正在生产定量日用品之外的产品,以满足对非必需品的需求。

“朝鲜政府严格控制国内的意识形态,所以这种与他们宣传不符的媒体内容在社会传播,对他们而言是很严重且日渐加剧的问题,”非政府组织LiNK的Sokeel Park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蚱蜢市场。”

“没人需要喝咖啡,没人需要为此花钱,但人们却在喝。这就是平壤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变化,”来自德国的咖啡烘焙者Nils Weisensee表示,他与位于新加坡的高丽民间交流组织(Choson Exchange NGO)携手,为朝鲜人提供商业技能培训。

“如果平壤不能顺应潮流,则会威胁他们自己政权的长期存亡。”

据平壤居民和脱北者称,“蚱蜢市场”的货品数量少于官方商店,但比较便利,售卖的商品有锅、袜子、电池、香烟和鲜肉等。

尽管这个贫穷压抑的国家要成为消费天堂,仍需漫长时间,但因非官方经济不断增长,朝鲜现在却崛起了一个名为“Donju”的富裕阶层。Donju的意思是“赚钱能手”。

朝鲜民众可以更公开地花钱,这是该国当局放宽对某些类型的创业、放松对经济严厉控制的迹象之一。近月来,该国民众的消费活动变得日趋明显。

这些非正式的流动市场代表了朝鲜的新兴草根驱动型经济实况。朝鲜的经济实况已不再是真正的集体主义或者共产主义,这种转变始于1990年代朝鲜的毁灭性饥荒期间,在那之后逐渐发展壮大。

据位于首尔的韩国国家统一研究所研究,一些富有的朝鲜人花钱给孩子上私人英语补习班,或者购买韩国或日本衣服。

“民众花钱场所的类型及数量确实多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去过朝鲜的普通游客说。“人们在露财炫耀方面比以前更有信心了。比如,我就曾看到有人毫不犹豫地拿出500美元买了一部手机。”

**“跳蚤小贩”**

“平哈顿”

然而,并没有迹象显示朝鲜政权正在放松控制、在对待外部世界的方式上采取切实的改革或变革措施。

据Seol称,“蚱蜢小贩”可追溯到1980年代,那时有老妇人们开始在路边贩卖红薯和豆腐,而近年来“蚱蜢小贩”这个群体已经扩大,因更多人被政府出台的市场新规压榨而回归地下市场。

平壤的居民们称,朝鲜的消费资本主义仍在很大程度上处于萌芽阶段。长期能源短缺、残酷专制的政府,加之积重难返的腐败,让变革步伐滞慢有限。

但随着收入增长,更多的商品不仅能在朝鲜黑市上买到,同时也能一些国营商店买到。

据《每日朝鲜》,近几个月来,这些在“蚱蜢市场”中交易的人被冠以“跳蚤小贩”之称,因为很难消灭这种小贩现象。安全人员疲于关闭这些市场,只好逐渐放松对它们的限制。

“这些低级庸俗、大多模仿中国暴发户生活方式的新地方,要是没电做饭,能有什么用?”一位在平壤的外交消息人士对表示。

“Notel”或“notetel”是“笔记本”和“电视机”(television)两个词合二为一的独特朝鲜语单词,很容易在黑市上找到,售价大约300人民币,同时也能在一些国营商店和市场找到。

尽管如此,由于“蚱蜢市场”是非法的,它们在这个专制主义国家仍然是高度敏感的领域。一名去过“蚱蜢市场”的驻平壤外交消息人士称,他当时在蚱蜢市场附近的黑暗小巷里遭到了秘密警察的跟踪。

平壤市中心的一块区域,被外国人戏称为“平哈顿”或者“迪拜”。平哈顿有高档百货商店、一家寿司店,以及一家24小时咖啡馆。

根据脱北者在首尔经营的媒体机构,这款设备去年被合法化,为该国当局近期采取的诸多适应草根阶层变化的措施之一。

“试图在蚱蜢市场拍照是我仅有几次被秘密警察严厉盘问的经历之一,”该外交消息人士称。

“你经常都会被拒之门外,并非因为你是外国人,而只是因为厨房没电。想要在晚上10点以后在平壤吃顿好饭,只能祝你好运了,”该消息人士称。

但根据相关规定,朝鲜民众必须对他们的“Notel”进行登记,以便当局对最可能观看被禁外国媒体的人进行监控。

一位曾在平壤待过的外国居民称,他也从未成功拍到“蚱蜢市场”的照片。

脱北者称,消费繁荣还出现在平壤以外的城市,那里繁华的街市或火车站到处见小咖啡摊,而且佩戴珠宝已经公然成为身份的象征。

朝鲜市场上的“notel”来自中国,有的是走私进来的,有的则是合法进口的。

“有次我试着拍照,结果没等我从口袋里掏出相机然后准备拍照的时候,市场里的妇人们就消失干净了,”该外国居民称。

脱北者Choi Song-min称,朝鲜有钱人喝咖啡的风尚是去年开始出现的:“为了看起来酷一点,有钱人、官员和大学生等年轻人跑到咖啡馆跟人见面。”

脱北者Lee Seok-young称,他去年向朝鲜走私了1.8万台中国制造的“notel”。他称自己是从一家广州的工厂直接订购的。

“他们已经练就了非常非常快速跑路的本领。”

编译:刘珞焱 发稿:王凤昌

编译:侯雪苹 发稿:王燕焜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编译:刘珞焱 发稿:王燕焜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焦点:朝鲜悄然变革 民众透过“notel”看世界

关键词: 4008云顶集团 云顶集团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