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 > 财经资讯 > “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文章作者:财经资讯 上传时间:2019-07-05

消费结构呈现出两大特点:第一,就消费类别而言,居民实物消费下降而服务消费上升;第二,同类消费品种,居民对中低端消费品偏好降低而对高端消费品偏好上升

消费结构呈现出两大特点:第一,就消费类别而言,居民实物消费下降而服务消费上升;第二,同类消费品种,居民对中低端消费品偏好降低而对高端消费品偏好上升

原标题:“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蒋冬英 李苗献 鲁政委

■蒋冬英李苗献鲁政委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

7月份经济数据仍呈现外需平稳而内需疲弱的特点,其中基建投资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是内需的拖累项。值得指出的是,与基建投资增速一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增速屡创新低,1月份-7月份下降至9.3%。与基建投资增速预期不一致的是,岁末年初市场普遍预期2017年居民可支配收入上涨将有助于带动2018年消费回升。针对消费增速不及预期,最近市场较为流行的解释为“消费降级”。那么,消费真的降级了吗?

7月份经济数据仍呈现外需平稳而内需疲弱的特点,其中基建投资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是内需的拖累项。值得指出的是,与基建投资增速一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增速屡创新低,1月份-7月份下降至9.3%。与基建投资增速预期不一致的是,岁末年初市场普遍预期2017年居民可支配收入上涨将有助于带动2018年消费回升。针对消费增速不及预期,最近市场较为流行的解释为“消费降级”。那么,消费真的降级了吗?

图片 1

消费降级一般表现为不同类产品消费及同类产品非同质产品结构转移,具体而言:

消费降级一般表现为不同类产品消费及同类产品非同质产品结构转移,具体而言:

今年以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数据显示,除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10.1%外,其余月份的同比增速均为个位数,与往年两位数的增速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有力证据”。

从大类消费结构变迁观察,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值,衡量了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变迁。一般而言,高收入地区家庭恩格尔系数要低于低收入居民家庭的恩格尔系数,由此可通过居民食品支出观察消费是否有降级。数据显示,1月份-7月份粮油食品、饮料烟酒类占限额以上企业商品零售总额比值为14.6%,低于去年同期0.7个百分点;与之相反,体育娱乐用品类占比不断上升。

从大类消费结构变迁观察,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值,衡量了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变迁。一般而言,高收入地区家庭恩格尔系数要低于低收入居民家庭的恩格尔系数,由此可通过居民食品支出观察消费是否有降级。数据显示,1月份-7月份粮油食品、饮料烟酒类占限额以上企业商品零售总额比值为14.6%,低于去年同期0.7个百分点;与之相反,体育娱乐用品类占比不断上升。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由于社会零售总额主要统计商品消费而未包括服务消费,这导致仅通过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难以观察居民服务消费支出。相对而言,GDP居民消费统计范围更为广泛,包括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医疗保健及其他用品和服务等方面的支出。虽然GDP居民消费季度数据并不可得,但可通过最终消费对GDP同比的拉动走势与社会消费品零售走势背离倒推服务消费走势。2018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滑而最终消费对GDP当季同比的拉动上升,这折射出居民服务消费增长支撑最终消费。

由于社会零售总额主要统计商品消费而未包括服务消费,这导致仅通过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难以观察居民服务消费支出。相对而言,GDP居民消费统计范围更为广泛,包括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医疗保健及其他用品和服务等方面的支出。虽然GDP居民消费季度数据并不可得,但可通过最终消费对GDP同比的拉动走势与社会消费品零售走势背离倒推服务消费走势。2018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滑而最终消费对GDP当季同比的拉动上升,这折射出居民服务消费增长支撑最终消费。

目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近年来,我国服务消费快速增长,在整个消费中的比重明显上升。因此,简单地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放缓解读为“消费疲软”,不符合实际。

在同类商品消费过程中,消费者由中低端产品向高端产品升级则称之为消费升级,反之则为消费降级。据此,本文从吃喝、住、用、行等多方面进行分析。

在同类商品消费过程中,消费者由中低端产品向高端产品升级则称之为消费升级,反之则为消费降级。据此,本文从吃喝、住、用、行等多方面进行分析。

同时,还要看到,消费是一个慢变量,往往会受到经济、社会、心理、文化等多种因素影响。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

首先,从消费者“吃喝”的行为观察,白酒具有较高可替代性。36个大中城市日用工业消费品平均价格中白酒价格显示,2017年8月份以来,中低档白酒价格增速下降而高档白酒价格增速持续上升。以商品价格衡量消费者偏好,不同档次白酒价格走势表明消费者对高端白酒青睐度显著高于中低端白酒。

首先,从消费者“吃喝”的行为观察,白酒具有较高可替代性。36个大中城市日用工业消费品平均价格中白酒价格显示,2017年8月份以来,中低档白酒价格增速下降而高档白酒价格增速持续上升。以商品价格衡量消费者偏好,不同档次白酒价格走势表明消费者对高端白酒青睐度显著高于中低端白酒。

从国际经验看,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居民收入持续攀升,人民生活温饱问题已解决,正快步迈进全面小康。在这一进程中,我国居民消费从之前明显的模仿型排浪式特征,发展到今天个性化、多样化渐成主流,保证产品质量安全、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显著上升。

进一步从卷烟的销量观察,卷烟按调拨价格可分为一类烟、二类烟、三类烟、四类烟及五类烟,其中一类烟价调拨价最高为100元/条以上,随后依次为二类、三类、四类,最次为五类烟。当前我国卷烟销售占比最高的为三类烟,随后则为一类烟。从一类卷烟和三类卷烟销量占比观察,一类卷烟等高档烟销量占比呈上升趋势而三类卷烟销量占比呈下降趋势。因此,从居民的卷烟消费行为观察,居民的消费结构正由中低端卷烟向高端烟转变。

进一步从卷烟的销量观察,卷烟按调拨价格可分为一类烟、二类烟、三类烟、四类烟及五类烟,其中一类烟价调拨价最高为100元/条以上,随后依次为二类、三类、四类,最次为五类烟。当前我国卷烟销售占比最高的为三类烟,随后则为一类烟。从一类卷烟和三类卷烟销量占比观察,一类卷烟等高档烟销量占比呈上升趋势而三类卷烟销量占比呈下降趋势。因此,从居民的卷烟消费行为观察,居民的消费结构正由中低端卷烟向高端烟转变。

具体来看,近年来我国居民在衣、食、住、行等领域都出现了明显的升级态势。在衣着消费方面,人们更加注重服装的质地、款式和色彩搭配,名牌化、时装化和个性化成为人们的共同追求;在食品消费方面,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比重)为29.3%,比1978年下降了34.6个百分点,而且城镇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双双下降;在居住消费方面,许多家庭告别低矮破旧、设施简陋的住房,搬进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楼房,居住条件明显改善;在交通出行方面,城乡居民出行方式相对单一的局面已彻底改变,交通通信支出不断增加。

其次,从消费者“住”的行为观察,笔者用不同面积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评估消费者行为。按照新建商品住宅面积划分为三类:一类为90平方米及以下,二类为90平方米-144平方米,三类则为144平方米以上。这三类商品住宅价格同比走势基本一致但在幅度上有所差异。由此,笔者通过不同平方米同比涨幅差观察居民对不同面积房子偏好的差异。数据显示,一方面,2017年4月份以来90平方米及以下与140平方米上房价涨幅差正在回落;另一方面,进入2017年6月份以来,90平方米以下与90平方米至140平方米房价涨幅差正在扩大。这或表明,在“住”方面,居民对140平方米以上商品房偏好上升,消费正在升级。

其次,从消费者“住”的行为观察,笔者用不同面积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评估消费者行为。按照新建商品住宅面积划分为三类:一类为90平方米及以下,二类为90平方米-144平方米,三类则为144平方米以上。这三类商品住宅价格同比走势基本一致但在幅度上有所差异。由此,笔者通过不同平方米同比涨幅差观察居民对不同面积房子偏好的差异。数据显示,一方面,2017年4月份以来90平方米及以下与140平方米上房价涨幅差正在回落;另一方面,进入2017年6月份以来,90平方米以下与90平方米至140平方米房价涨幅差正在扩大。这或表明,在“住”方面,居民对140平方米以上商品房偏好上升,消费正在升级。

此外,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民休闲时间的增多,城乡居民对教育、文化、娱乐等发展性消费的投入不断加大,其能够享有的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也在稳步提高。由此可见,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

最后,从消费者“行”方面看,笔者以汽车销量、居民出行方式选择指标观察居民出行。从汽车销量看,普通型轿车销量及中高级轿车销量均呈下降趋势,剔除2018年7月份因汽车进口关税落地的短期影响后,C级轿车与SUV汽车销量同比增速绝对值显著高于A级轿车与SUV汽车销量。由此表明,居民对中高级轿车的偏好高于普通型轿车,汽车销售市场并未出现“消费降级”现象。

最后,从消费者“行”方面看,笔者以汽车销量、居民出行方式选择指标观察居民出行。从汽车销量看,普通型轿车销量及中高级轿车销量均呈下降趋势,剔除2018年7月份因汽车进口关税落地的短期影响后,C级轿车与SUV汽车销量同比增速绝对值显著高于A级轿车与SUV汽车销量。由此表明,居民对中高级轿车的偏好高于普通型轿车,汽车销售市场并未出现“消费降级”现象。

也有人认为,方便面、榨菜等产品的热销,以及网购平台兴起后大量价格低廉商品流入市场特别是进入农村市场,消费并没有升级,而是在“降级”。

从居民出行方式选择看,民航、铁路客运量保持平稳增长而公路客运量则连续出现负增长。由此,在出行方式选择方面,居民更青睐于舒适便捷的出行方式如航空、高铁等而非舒适度较低的公路出行方式,并未表现出消费降级的特点。

从居民出行方式选择看,民航、铁路客运量保持平稳增长而公路客运量则连续出现负增长。由此,在出行方式选择方面,居民更青睐于舒适便捷的出行方式如航空、高铁等而非舒适度较低的公路出行方式,并未表现出消费降级的特点。

其实,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升级一般是指各类消费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的结构升级和层次提高,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显然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情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综上,当前我国消费结构呈现出两大特点:第一,就消费类别而言,居民实物消费下降而服务消费上升;第二,同类消费品种,居民对中低端消费品偏好降低而对高端消费品偏好上升。由此,种种迹象表明当前居民消费行为仍处于升级通道。

综上,当前我国消费结构呈现出两大特点:第一,就消费类别而言,居民实物消费下降而服务消费上升;第二,同类消费品种,居民对中低端消费品偏好降低而对高端消费品偏好上升。由此,种种迹象表明当前居民消费行为仍处于升级通道。

至于网购平台兴起后,不少价格低廉的产品流入市场特别是农村市场,这一方面是由于借助网购平台,商品供给更趋多元化,卖家竞争更激烈,商品价格更透明,客观上带来了价格下降,消费者恰恰是受益者。因此,消费者选购价格低廉的产品,并不意味着“消费降级”,反之也未必是“消费升级”。另一方面,过去我国农村地区受物流体系欠发达等因素影响,农村消费者可选择的商品有限,对于品质较差的产品有时只能被动接受。如今,网购平台兴起,基础设施和物流体系更加完善,加之收入水平提升,广大农村地区的消费者也会货比三家,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产品,这正是消费升级的外在表现之一。

(蒋冬英、李苗献系兴业研究公司研究员,鲁政委系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蒋冬英、李苗献系兴业研究公司研究员,鲁政委系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当然,当前我国居民收入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商品和服务供给存在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消费的市场环境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因此,仍应打好政策组合拳,既要想方设法增加居民收入,也要积极创造公平有序、安全舒适的市场环境,提高商品和服务的供给质量,为个性化消费提供更多选择,让广大消费者敢于消费、乐于消费、安于消费。

责任编辑:刘菁

(责编:渠丽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关键词: 4008云顶集团 云顶集团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