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 > 电子商务 > 数量明显增加 A股敞开退市之门

数量明显增加 A股敞开退市之门

文章作者:电子商务 上传时间:2019-11-10

2018年以来,证监会、沪深交易所从顶层设计、执行层面进一步完善了退市制度体系,同时已确定退市的上市公司数量显着高于往年。

图片 1

“烯碳退”谢幕在即 年内A股5家公司退市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今年以来已确定5家公司退市,包括上交所的吉林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深交所的银基烯碳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近日发布的退市新规,进一步敞开了A股退市之门。今年以来A股退市不仅数量明显增多,触发退市情形也更加丰富。需要注意的是,A股市场大多是被动退市,极少有上市公司主动退市的情况,远不能保障A股市场进出平衡

继退市吉恩、退市昆机之后,“烯碳退”也将迎来终点。由此,自2018年以来,沪深两市已经先后有5家上市公司遭遇退市。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制度体系不断完善的基础上,监管层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做到了‘出现一家、退市一家’,这意味着退市常态化在今年拉开序幕。”

中国证监会正在积极完善A股市场退市制度。近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的决定》,修订了2014年《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这次修改主要包括以下3个方面。一是完善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主要情形,二是强化了证券交易所退市制度实施的主体责任,三是落实因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主体的相关责任。

烯碳退临近终点

*ST吉恩和*ST昆机因连续多年亏损甚至资不抵债,达到退市客观标准,是退市制度的主要情形之一。今年5月22日,上交所根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决定ST吉恩、*ST昆机股票终止上市。按照程序,7月11日,“退市吉恩”与“退市昆机”迎来最后交易日。上交所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5个交易日内,对两家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

随着退市制度不断完善,A股退市状况再现新气象,不仅退市数量明显增多,而且触发退市的情形也更加丰富。

烯碳退正在走近终点。根据该公司发布的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第十次风险提示公告,该公司股票的最后交易日为7月17日。截至7月16日收盘,烯碳退收报于0.64元/股,当天大跌9.86%,截至目前,总市值仅为7.39亿元。

深交所方面,烯碳因触及了非标准审计意见类型的终止上市情形而退市;雅百特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深交所已启动对雅百特的强制退市机制;金亚科技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深交所也已对其启动强制退市机制。

今年以来,已有5家上市公司确定退市。*ST吉恩、*ST昆机因业绩连续多年亏损甚至资不抵债被退市;*ST烯碳即将成为首只因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触发终止上市的股票;金亚科技成为A股欺诈发行强制退市第二例;雅百特则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面临退市。

Wind统计数据显示,从6月5日到7月16日的29个交易日中,烯碳退累计下跌了86.50%,期间总成交额为6.46亿元。自6月5日退市整理期开始交易以来,烯碳退就一路跌停。6月26日,烯碳退告别了单日千元、万元的交易量级,全天成交482.5万元。6月27日,烯碳退跌破1元/股,成为市场上第二只“仙股”,当日成交量也急剧放大,全天成交额为7208万元。6月29日,烯碳退遭遇第16个跌停,全天成交额为9271万元,换手率达到10%。7月2日,烯碳退彻底打开跌停。

“今年退市公司数量确实比前几年有所上升。”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说明随着监管要求越来越严,上市公司传统保壳做法也难以继续,尤其是不合规的地方,更是受到严格监管。这意味着退市执行实现了有效落地。”

5家上市公司退市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烯碳退的A股股东户数为16.48万户,前10名股东持股比例为17.83%。根据公告,该公司控股股东银基集团托管于长城证券的股份,被长城证券根据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02执426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强制卖出。2018年7月10日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卖出银基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206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9%;7月11日卖出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8%。经过此次权益变动,银基集团持股比例从11.27%降至9.40%。

在制度层面,今年3月初,证监会就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公开征求意见,强化了沪深证券交易所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的决策主体责任。增加了“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证券交易所应当制定上市公司因重大违法行为暂停上市、终止上市实施规则”的规定。

今年确定退市的上市公司数量较往年大幅增加。

尽管退市在即,仍有一些投资者对烯碳退恢复上市抱有期待进而进行豪赌。7月13日,深交所披露了一周市场监管情况。在市场交易监管动态方面,深交所当周共对202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进行了分析,对于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反向交易等异常交易情形,及时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对买入“*金亚”“烯碳退”金额居前的14个账户进行了风险提示。业内人士则提示,会计师事务之所以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以及内控存在重大缺陷等理由,对烯碳退的2017年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这也意味着以后烯碳退想要重新恢复上市,必须要清理掉这些不确定性因素。

在完善重大违法行为退市制度的同时,监管层进一步加大了对财务状况严重不良、长期亏损、“僵尸企业”等符合退市财务指标企业的退市执行力度。如*ST吉恩、*ST昆机、烯碳三家公司属于此类情况。

5月22日晚间,上交所打响了今年退市第一枪,*ST吉恩、*ST昆机被退市;深交所两天后也举行了关于*ST烯碳退市听证会;6月底7月初,继金亚科技后,雅百特成为8天内第二家因违法被启动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

7月13日,深交所还对该公司下发了关注函。关注函提到,该公司应当在股票被终止上市后及时做好相关工作,以确保公司股份在本所退市整理期届满后45个交易日内可以进入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分别于2018年6月1日和7月3日向该公司发出两份关注函,督促其尽快完成委托证券公司提供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服务的相关工作并及时公告。该公司在关注函的回复中称,将尽快完成聘请工作,同时及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但截至目前,该公司仍未就委托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进入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服务等具体情况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在证监会修订完善退市制度后,3月中旬,沪深交易所快速跟进,分别就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办法明确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并强调从严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目前证监会、沪深交易所层面的相关意见和办法征求意见已结束,预计将适时发布实施。

截至目前,在A股市场上完成退市的股票共约108只,原因大致为连续亏损、吸收合并、转板以及违法等。其中,因连续4年亏损被退市的公司数量最多,共约49只;其次为吸收合并退市的股票约36只。此外,有4家公司则由于连续3年亏损退市。

两市非标退市第一单

记者发现,2001年水仙电器、广东金曼两家公司股票被终止上市交易,成为首批依法退市公司。2015年,*ST二重申请终止上市,成为首家主动退市公司;2016年,*ST博元成为A股首家因重大信披违法行为被强制退市公司;2017年欣泰电气因欺诈发行被退市,*ST新都因财务指标不合格未能通过交易所恢复上市审核,被终止上市。

今年5月28日,深交所宣布对*ST烯碳做出终止上市决定,这是2018年度深交所首家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公司,同时也是沪深两市第一例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后退市的上市公司。深交所表示,*ST烯碳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3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自2017年7月6日起暂停上市。2018年4月28日,公司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财务会计报告被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述情形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公司股票应终止上市情形。

不过,在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永冀看来,自2001年退市制度建立17年来,沪深交易所年均退市率依旧不足0.35%,主动退市更是少之又少,远不能保障A股进出平衡。反观国外证券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年均退市率为6%,约50%是主动退市;纳斯达克年均退市率8%,主动退市率占近2/3,A股市场则大多是被动退市,极少有主动退市的情况。

*ST烯碳同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8年6月5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18年7月17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当天,该公司同时宣布更换董事长和总经理,黄远成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等职务,魏超文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仍为公司董事,并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

退市类型更加多样

资料显示,在今年4月28日*ST烯碳发布2017年年报以及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意见后,当日同时披露了退市风险警示。5月15日,*ST烯碳提出听证申请。5月24日,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ST烯碳终止上市听证会,现场听取了*ST烯碳的申辩意见。深交所表示,依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ST烯碳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标准客观、事实清晰、依据明确。

“今年以来,A股退市状况有了新气象,不仅数量上有所增多,类型上更是多元化。”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今年以来,退市类型除了存在业绩连续多年亏损甚至资不抵债的常规情况,也有因欺诈发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退市的公司,更出现了因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触发终止上市的公司。

6月21日,烯碳退召开了2017年度股东大会,会议召开后,因部分股东情绪激动,现场的正常秩序无法维持,导致现场股东大会无法正常进行,无法履行正常的审议程序形成最终表决意见。根据《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四十二条的规定,烯碳退董事会宣告2017年度股东大会终止召开,未形成最终决议。公告显示,该公司将择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重新审议包括2017年年度报告在内的一系列提案。

业绩连续多年亏损甚至资不抵债的上市公司退出市场,是退市制度下发生的主要情形之一。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对此有明确规定。*ST吉恩和*ST昆机因触及《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多项财务退市指标,上交所决定其股票终止上市,退市标准客观、事实清晰、依据明确。

退市常态化持续推进

就*ST吉恩而言,其触及了前述净利润、净资产和审计意见等3项退市红线。2014年、2015年和2016年,*ST吉恩净利润均为负值。根据经审计的年报,2017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63亿元,期末净资产为-1.98亿元,同时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在连续3年亏损后,第四个会计年度有3项指标触及了终止上市标准。

A股上市公司退市难一直以来饱受诟病,一些上市公司长期“僵而不死”,使得投资者热衷于炒作重组,引发劣币驱逐良币,扭曲了市场的估值体系。2018年以来,随着退市制度的日益完善和退市力度的显著增强,这一情况正在得到扭转。

*ST昆机则触及了前述净利润和净资产两项退市指标。上市公司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净利润均为负值。根据经审计的2017年年报,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0亿元,2017年末净资产为-3822.1万元。公司在连续3年亏损后,第四个会计年度有2项指标触及了终止上市标准。

今年3月2日,证监会宣布就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修改内容主要包括,强化沪深证券交易所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的决策主体责任,明确规定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在完善重大违法行为退市制度的同时,修改后的新规还将进一步加大对财务状况严重不良、长期亏损、“僵尸企业”等符合退市财务指标企业的退市执行力度。稍后,沪深交易所出台了《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

*ST烯碳的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这种情形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应终止上市情形。

种种迹象显示,2018年以来,交易所对于推进上市公司退市常态化以及强制退市力度显著增强。今年以来,沪深两市已经先后有包括上交所的吉林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吉恩”)、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昆机”),深交所的银基烯碳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遭遇退市。其中,*ST吉恩触及净利润、净资产和审计意见等三项退市指标,*ST昆机触及净利润和净资产两项退市指标,烯碳退为沪深两市第一例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后退市的上市公司,金亚科技和雅百特则是因为涉及财务造假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启动强制退市机制。

9年前上市、作为创业板“28星宿”之一的金亚科技如今遭强制退市。证监会调查发现,金亚科技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通过虚构客户、虚构业务、伪造合同、虚构回款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骗取首次公开发行核准。其中,2008年、2009年1月份至6月份虚增利润金额分别达到3736万元、2287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109%。上述行为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

深交所表示,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资本市场已基本建立了多元化、市场化的退市指标体系和严格、稳定的退市实施机制,逐步实现了退市的“常态化、法制化、市场化”。下一步,深交所将严格落实退市主体责任。一方面,严把退市执行关,对触及退市条件的公司“出现一家,退市一家”;另一方面,进一步完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制度,优化财务类和市场类退市指标体系,对持续经营能力存疑或存在重大不确定事项的高风险公司加大风险警示力度。

调查还发现,金亚科技和相关人员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挪用资金以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嫌疑。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证监会专门与公安机关会商,决定将金亚科技及相关人员涉嫌欺诈发行等犯罪问题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 吴黎华 北京报道

此外,证监会稽查局经查,雅百特在2015年虚增当期营业收入及利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等相关规定,雅百特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退市制度尚待完善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退市机制也日益完善。

在制度层面,今年3月初,中国证监会就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公开征求意见,强化了沪深证券交易所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的决策主体责任,增加了“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证券交易所应当制定上市公司因重大违法行为暂停上市、终止上市实施规则”的规定。

在证监会修订完善退市制度后,3月中旬,沪深交易所迅速跟进,分别就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办法明确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并强调从严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据悉,目前证监会、沪深交易所层面的相关意见和办法已结束征求意见,预计将适时发布实施。

上市公司退市涉及诸多方面。为做好对重大违法公司的强制退市实施工作,有关方面将加强统筹协调与工作配合,全面贯彻落实《证券法》和《退市意见》等相关规定,充分发挥退市制度积极作用,努力维护市场稳定,切实保障投资者,特别是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需要指出的是,上市公司退市改变了公司股票交易转让的方式,但公司本身仍然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责任主体应当本着对职工负责、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切实履行公司退市后正常生产经营的各项职责。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温济聪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发布于电子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数量明显增加 A股敞开退市之门

关键词: 4008云顶集团 云顶集团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