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 > 理财保险 > 雅安地震险企已赔付1002万 巨灾保险机制亟待建立

雅安地震险企已赔付1002万 巨灾保险机制亟待建立

文章作者:理财保险 上传时间:2019-07-05

  本报记者 叶琪 北京报道

  早报记者 刘欣

  芦山地震发生后,保险系统立即启动自然灾害响应,采取一系列措施保证赔付和服务。但受制于商业保险覆盖面有限、产品设计限制等,与地震导致的巨额财产损失相比,商业保险赔付仍显不足。专家指出,自然灾害的市场化应对机制缺位问题值得关注,建议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推动巨灾保险制度建设。

  虽然“4·20”四川芦山地震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远不如2008年的汶川地震,但5年过去了,巨灾险制度仍空白却不能不引发思考。

  2008年汶川地震已时隔5年,国内依然没有巨灾保险可以抵抗地震这样的重大自然灾害风险。

  保险系统迅速反应

  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零时,保险业对芦山地震已赔付1002万元,该数据还不到险企向灾区捐款数额5150万元的五分之一。多家券商发表研究报告认为,芦山地震对保险公司的影响有限,总赔付预计不超9000万。

  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保监会已启动保险业重大突发事件三级响应程序。保监会官网昨日发布消息称,截至21日零时,保险业共接到地震相关保险报案295件,涉及28家保险公司,被保险人死亡11人,伤残32人,已经赔付1002万元。

  4月20日四川芦山地震发生当天,保险系统迅速反应。保监会当日启动了保险业重大突发事件三级响应程序,要求灾区保险机构立即开通理赔快速通道,24小时受理客户报案。同时,明确了十项理赔服务特殊政策,包括:被保险人因灾发生的医疗费用全额及时给予赔付;财产保险业务暂时不能确定损失金额的,按不低于预估赔款的80%先行赔付;因灾造成有效保单灭失或损毁的,只要基本信息吻合即给予无保单赔付;取消定点修理厂和定点医院限制,放宽客户用药项目限制;对灾区客户延长保单缴费宽限期至120日等。

  对于捐款超过赔款的现象,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微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中国的国情,目前的某些救助方式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并不科学,可持续性也不稳定,因此长远来看,还是应尽快建立一个巨灾保险基金来应对巨灾风险。”

  在业内看来,这次保险行业应对灾难的理赔机制上的反应速度,要比之前任何一次更快。但多位在雅安负责理赔的保险业负责人感慨,保险行业对灾难后的经济损失弥补能力还有待提升,由于地震是不可抗力风险,险企只能通过捐赠形式体现社会责任,国家从制度层面建立统一的巨灾风险防范机制应早日提上日程。

  各保险公司按照保监会抗震救灾和重大自然灾害三级响应要求,积极有序开展抗震救灾各项工作。各公司迅速筛查客户保单信息,发出慰问告知短信,中国人寿、新华保险实行无保单理赔,中国平安[微博]推出理赔、保费缴纳等20项服务应急举措,中国人保也启用了航拍无人机查勘灾情。

  保险业反应迅速

  地震仍是财产险除外责任

  快捷预付赔款也迅速启动。英大泰和预付四川省电力公司1000万元电网损失赔款,安诚财产向四川分公司预拨500万元理赔资金,太平洋保险[微博]两小时内向芦山地震客户支付第一笔预付赔款。

  和5年前汶川地震相比,此次保险业的反应显然更迅速。

  据四川省民政厅21日17时统计,四川芦山地震已造成208人死亡、失踪,另有上万人受伤,大量房屋倒塌。

  商业险覆盖面仍有限

  4月21日,保监会工作组召集在川保险机构有关负责人,要求在川险企倡行“应赔尽赔、通融赔付”的理念,并就灾后保险理赔服务工作提出十项要求,包括给予无保单赔付、放宽身份证明要求、取消定点医院限制、延长保单缴费期等。

  尽管保险业理赔迅速,但由于巨灾保险机制的缺乏,通过保险机制进行风险分散和补偿的效果很有限。

  尽管整个保险系统全力以赴开展理赔工作,但由于商业险覆盖率低、产品设计限制等客观原因,商业险与地震损失相比仍然杯水车薪。

  “也就是说只要确定是保险客户,不管责任如何,都一律赔偿。”在一位人保财险[微博]四川分公司人士看来,这次保监会对财产险提出的宽赔要求甚至比汶川地震时的力度还要大,比如首次提出先行赔付不低于预估损的80%。

  据介绍,不少与人身保障相关的寿险及意外险可以保障地震风险造成的损失,家财险、商业车险以及企财险条款中,地震损失则一般被列为“免责”条款,使得相关损失通过保险进行覆盖的程度有限。也有部分企业投保企财险或工程险时可约定附加地震险,但由于目前相关经济损失尚未统计完成,尚无法估计保险赔付情况。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发布报告认为,芦山地震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致为422.6亿元,其中家庭财产损失评估为45.4亿元人民币。而根据保监会统计,根据目前掌握情况,截至4月23日15:00,预计赔付金额为14295.83万元,已赔付保险金1373.83万元。其中,24家财产险公司预计赔付金额13899.90万元,24家人身险公司预计赔付金额395.93万元。

  而事实上,保险机构对此次地震的应对处理也成熟了许多。

  在雅安现场处理理赔的人保财险[微博]总核赔师谷伟昨日对记者表示,各家保险公司承保的情况并不一致。人保财险主要在农房保险、母猪保险等一些具有长效责任的险种上理赔得多。此外由于地震引起的所有人身意外伤害可获得赔偿。一些企业财产险、家庭财产险如果有附加责任,涵盖地震风险,也可以得到赔偿。

  从险种上看,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上述保险赔付主要涉及四个方面:一是人身伤亡,包括意外险和一些医疗健康险;二是房屋;三是农险,主要包括母猪、生猪和农作物等;四是电力公司、银行等大企业分支机构的一些含地震责任的企业财产和工程保险。

  记者了解到,此次各大保险公司都在第一时间启动了重大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如国寿在震后当日立即表示,将向参与救灾的新闻工作者、医护人员、公安民警等捐赠每人保额为20万元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障;人保调遣了“中国人保”号无人航拍飞机与帐篷等救灾物资运往现场支援救灾;阳光人寿在第一时间筛选出家庭地址为雅安地区的客户后,迅速组织四川分公司人员进行电话回访;在地震次日,新华保险主动回访四川芦山、保兴、天全、名山县客户的工作已经完成。

  谷伟称,早在1996、1997年,人保财险在四川地区承保了“储金式”(编注:保费返还型)长效家庭财产保险,每份保单保费在1000元左右,涵盖了地震责任的风险因素,涉及承保范围有1万多农户,保险期限比较长,目前仍在保险期限之内。但在此之后,由于地震风险因素太大,险企开发的大部分的企业财产险以及家庭财产险产品,是把地震风险作为除外责任。

  分析人士指出,商业险赔款数额与地震损失差距较大的原因之一是受灾地区属于边远地区,商业险投保率有限。从四川省的保险业务状况及各公司在四川省的市场份额来看,四川地区的保险深度和保险密度比较低,各公司在灾区的保费收入占其总保费收入的比重比较小。四川保监局的数据显示,今年1-3月份,雅安市财产险保费收入为1.11亿元,同期全省保费收入为70.37亿元,占比仅1.57%。

  但低额保险赔偿在中国巨灾面前再一次发生。据保监会统计,截至21日零时,保险业共接到涉震保险报案295件,涉及28家保险公司,已经赔付1002万元。另据各公司统计,截至4月23日中午12时,中国人寿已赔付地震身故赔案10件,总保额45.34万元;中国人保财险共接到地震报案447笔,已经赔付24笔共计148万元,其中企财险部分105万元,家庭财产保险逾3万元,人身伤亡部分赔款40万元。

  政策性农险涵盖地震责任

  另一方面,大部分财险公司在免责条款中对地震造成的损失的理赔都列入排除条款。地震破坏性是大面积的,损失也难以估计,因此多数保险公司的家庭财产险都不能覆盖地震风险,企业财产险条款中,也多数表明地震属于免除责任范围。但与普通居民不同,企业可以在购买企财险后,附加一份地震海啸险。由于目前受灾企业和群众集中精力抢险救灾,赔款数据暂时无法反映保险损失全况,预计后期保险赔款会继续上升。

  而从雅安的投保情况看,其2012年财产险保费为4.12亿,寿险保费为6.62亿,意外险保费为0.41亿,健康险保费为0.65亿,总保费在四川省21个地级行政区划中排倒数第三,仅多于阿坝羌族自治州和甘孜藏族自治州。

  与家财险相比,在西部地区试点的政策性农业保险所涉及的产品,不少都涵盖了地震等巨灾风险因素。

  巨灾风险机制亟待建立

  “从承保范围看,地震一般为财产险的除外责任,仅部分建筑工程险和安装工程险会包括地震险,所以财产险赔偿金额不会太大。”国金证券分析师陈建刚指出。据悉,目前最大一笔财产险赔付为平安产险赔付农行芦山支行100万元,以及人保财险向四川省电力公司预付赔款100万元。

  总部在成都的中航安盟财产保险一位阮姓负责人昨日介绍,该公司已在邛崃、蒲江开展了农户种植保险、水产养殖保险等农业保险业务,但在雅安还没有开展。

  专家指出,自然灾害面前,风险分散机制的缺失又一次凸显了加快建立地震保险等巨灾保险制度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希望此次地震能够成为推动巨灾保险制度建设的契机,更好地发挥保险业的社会稳定器功用。

  巨灾保险机制缺位

  不过,由于地震导致决堤后的水质发生变化造成鱼类死亡,该公司已接到28户农户报案,涉及水产养殖面积280多亩。总公司已从财务上拨备了1000万元现金用来准备赔付。

  中国是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近十年来,我国每年自然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都在1000亿元以上,常年受灾人口达2亿多人次。我国同时也是世界上地震灾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20世纪全球大陆35%的7.0级以上地震发生在我国;20世纪全球因地震死亡120万人,我国占59万人,居各国之首。随着我国经济逐年增长和财富存量的持续积累,地震灾害对经济和社会的威胁与破坏程度将不断上升。

  作为风险转移最有效手段的保险,在灾难面前“捐助”多于“赔付”,这种尴尬局面在业内看来正是因为巨灾保险机制的缺位。

  该负责人称,在一般情况下,地震后财产险到底保不保,要看具体条款,除非是把地震风险责任纳入附加条款。而在加入附加条款后,保费往往只增加10%,但需要保险公司做好再保险以及财务准备,要求保险公司有较强的风险技术能力。由于地震风险造成的损失集中,保险公司承担的风险很大,险企往往也不愿意承保。

  由于地震等巨灾损失数额巨大,仅仅依靠财政救助和社会捐助,有一定的局限性,不足以弥补巨灾损失。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清华大学教授陈秉正认为,长期以来包括政府、老百姓都形成了惯性思维,即一旦大灾发生,政府财政自然成为救灾和重建的主要资金来源。这种救灾方式的可持续性令人担忧。

  在我国,虽然2009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中有“国家发展有财政支持的地震灾害保险事业,鼓励单位和个人参加地震灾害保险”的条文,但时至今日,我国巨灾保险制度的建立一直举步维艰。

  一些保险业人士告诉记者,尤其在一些偏僻落后的地区,保险对巨灾后的经济补偿作用的提高要早日提上日程。国际上来看,地震都是不可保的商业风险,需要通过建立巨灾风险基金的方式来转嫁,从传统的政府的救助转变到由政府、保险公司联合建立的风险机制来解决。

  事实上,在成熟的市场经济社会,风险防护屏障应该依次是个人和企业自身、保险、社会援助,最后才是政府。专家指出,政府应该发挥主导和引导作用,通过建立巨灾保险机制,以财政对保费提供补贴,充分发挥财政投入的放大效应。同时,利用保险业机构网点和理赔人才等方面的优势,使投保群众在遭受巨灾之后能够较快得到补偿。

  但保险行业和企业对此一直不乏热情。5年来,几乎每年都有多位险企高管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建立巨灾保险制度,认为面对巨大的损失,仅仅依靠政府财政或捐款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必须明确巨灾保险的政策性保险的地位,充分发挥政府在巨灾保险体系中的支持和引导作用。

  上述负责人称,在法国,国家层面设立了专门的风险基金,就像每一辆车的车险,其中强制保险必须缴,一定比例的保费在保险风险基金上进行管理,在大灾发生后这笔基金便能体现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作用。

  将自然灾害损失向保险公司转嫁的过程中,建立巨灾保险基金也势在必行。专家建议,应当以政府为主导建立巨灾风险基金。在拓宽地震风险基金筹集渠道方面,应充分发挥政府财政、商业保险以及社会各界的作用: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每年安排一定的资金;保险公司上缴地震保险业务保费收入的一定比例;另外,可借鉴“日本设立巨灾风险再保险,美国发行巨灾债券、巨灾期权等保险衍生品”的经验,将保险产品证券化。

  一位财险业内人士坦言,目前理论研究并不缺乏,其中也有切实可行的,但关键力量还在于政府。“在汶川地震之后我就参加了不少于二十次的中央各机关相关会议,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郝演苏也指出,从规范的角度看,中国未来确实需要建立一个巨灾保险基金,该基金可逐年累积,积累到一定规模之后,甚至可以某些年暂缓或降低收费。

  事实上,业内专家学者一直在呼吁建立统一的巨灾保险基金。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微博]此前对早报记者表示,为了应对巨灾,中国每年需要10万亿元规模的巨灾保险基金来应对巨灾风险。

  对于巨灾保险制度的“难产”,上述财险业内人士分析,虽然从理论上说巨灾保险制度亟待建立,但我国灾害分布并不均匀,像地震是巨灾但并不是多发,而一旦推出巨灾保险就是半强制状态,因此会面对很多需要平衡的关系,如各地区之间、保险行业与政府之间利益的平衡,并且建立巨灾保险基金后,由谁管理,如何运作,也是一系列不小的问题。

  在2013年两会期间,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已透露下一步重点研究巨灾保险问题,而对于其实质性进展,郝演苏直言“难度也很大”。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雅安地震险企已赔付1002万 巨灾保险机制亟待建立

关键词: 4008云顶集团 云顶集团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