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008云顶集团 > 理财保险 > 新光海航人寿十周年变身记

新光海航人寿十周年变身记

文章作者:理财保险 上传时间:2019-07-07

图片 1

图片 2

  新光海航人寿欲借新股东破局

2019年3月,新光海航人寿即将迎来十周年。十年间不思量自难忘,曾经信心满满,也挫折不断,长期股东僵持、增资艰难,偿付能力长期严重不足,苦苦寻求股东一直被当做最大的任务。就在2018年10月,新光海航人寿终于迎来了股东更换,海航集团退出,地产商抱团进入,给新光海航人寿补血的同时也带来了希望。偿付能力充足率飙升至2018年四季度的622.47%,庆祝成立十周年时新光海航人寿正在“变身”。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来源:北京商报

2018年亏损7800万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姜鑫新名称 老面孔=怎样一个鼎诚人寿?

  成立近十年的新光海航人寿,因增资陷入僵局,业务发展长期沉寂。近期股东再次谋变,新光海航人寿增资方案出炉。新光海航人寿发布公告,宣布股东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拟进行股权转让并增加注册资本,从而引入5家新投资人。如果股权转让顺利完成,海航集团将彻底退出。新光海航人寿的僵局能否打破,备受关注。  

2018年可谓是新光海航人寿的命运转折点。从近期中保协官网披露的2018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看,新光海航人寿综合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622.47%,环比上一季度下降近100个百分点,预计下个季度该数据为603.04%。不过,从数据看,新光海航人寿终于摆脱了偿付能力常年严重不足的窘境。此前,在2018年二季度,该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还为-421.34%,在同期与吉祥人寿、中法人寿成为偿付能力严重不足的垫底公司。

尽管此前早有预兆,经济观察网曾独家报道,但时至近日,随着银保监会的一纸批文,万峰与新光海航人寿的牵手才算是正式公开。

  再出增资计划

众所周知,飙升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源于新光海航人寿的股东更替和增资补血成功。2018年10月,新光海航人寿注册资本金从5亿元增至12.5亿元获银保监会批准,同时,公司股东发生较大变动。增资前,新光海航人寿两家股东台湾新光人寿和海航集团各持股占比50%;增资后,海航集团退出,新光海航人寿转而由6家股东持股,持股占比分别为:新光人寿持股25%、深圳柏霖资管持股20%、香江金控持股20%、国展投资持股14%、乐安居持股11%、冠浦地产持股10%。

6月25日,银保监会发文称,核准万峰鼎诚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而天眼查数据亦显示,万峰为鼎诚人寿法人代表。

  海航集团拟退出

同时,上述现任6家股东均参与了新增注册资本认购,具体来看,新光人寿认购1.875亿元,柏霖资管认购1.75亿元,深圳乐安居认购1.375亿元,国展投资认购1.25亿元,上海冠浦认购6500万元,香江金控认购6000万元。

随着海航集团的退出以及新股东的加入,完成增资的新光海航人寿在成立的第十年的时间里有了新的名称——鼎诚人寿。随着股东的变更,鼎诚人寿的管理层也进行了“换血”,部分海航及新光人寿方股东退出,来自深圳乐安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冠浦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的伍美旭、周艳等人补位。

  近日,新光海航人寿发布《关于变更股东及变更注册资本金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称,考虑到公司资金需求以及持续运营的需要,公司两名股东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光人寿”)拟进行股权转让和增加注册资本从而引入新投资人。不过,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上述交易需得到公司董事会的决议批准。

股权变更及增加注册资本金后,原股东海航集团通过此次股权变更最终如愿退出,新光人寿成为第一大股东,柏霖资管、香江金控均持股20%,并列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新进驻的股东多涉及地产业务,其中,柏霖资产与神秘地产商“鸿荣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香江金控、深圳乐安居、冠浦地产经营范围都包括房地产开发。

根据工商信息,鼎诚人寿的的注册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乙12号双子座大厦东塔第6层和第8层,而万峰的上一家公司新华保险的大楼正位于建国门外大街甲12号,万峰在那里工作了五年时间。

  具体来看,海航集团拟将其持有的1.9亿股公司股权转让给深圳市前海香江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江金融”),并拟将其持有的0.6亿股公司股权转让给上海冠浦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同时,另一股东新光人寿拟将其持有的0.75亿股公司股权转让给深圳市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并拟将其持有的0.5亿股公司股权转让给深圳市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地产企业与保险公司的合作,国务院金融研究所保险室副主任朱俊生谈道,目前整个保险资金投资地产的比例比较高,这也是保险公司进行资产管理以及资金运用的重要方面。另外,现在寿险公司越来越关注养老、健康服务业等领域,而这些领域会涉及到养老社区等一些与地产相关的项目。所以,如果地产股东与保险公司在战略上有某些协同,保险公司也可能会利用股东优势去发展业务。同时,目前中国地产行业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也引起关注,随着地产股东的进入,特别是在业务协同方面,保险公司也需要关注在房地产市场可能存在的风险。

从在国寿初长成到任中国人寿总裁,再到2017年掌舵新华保险,一直在头部公司工作的万峰,将如何带领鼎诚人寿摆脱困境?

  与此同时,新光人寿、香江金融、柏霖资管、国展投资、冠浦地产及深圳市乐安居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安居”)将分别向新光海航人寿增资1.875亿元、0.6亿元、1.75亿元、1.25亿元、0.65亿元及1.375亿元。若以上交易正式获得批复,以上6家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5%、20%、20%、14%、11%、10%,海航集团将正式退出新光海航人寿。

从过往经营来看,新光海航人寿长期亏损,2018年四个季度分别亏损2199.96 万元、1225.88万元、2101.22万元、2278.48万元,全年累计亏损7805.55万元。在此之前,新光海航人寿从2009-2018年分别亏损4093.7万元、4924.2万元、7179.1万元、9006.1万元、8562.7万元、10827.9万元、8246.6万元、9873.9万元、8334万元、7805.5万元,成立至今累计亏损约7.9亿元。

2009年,海航集团和台湾新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出资2.5亿元共同发起成立新光海航人寿。虽然公司成立已有十年时间,但期间新光海航人寿亏损不断加大,业务更因为偿付能力不足陷入瘫痪。

  资金不到位

十年间水火各半

2018年7月31日,鼎诚人寿决定新增7.5亿元注册资本引入新股东,海航集团也趁机出清了手中的所有股份。柏霖资管、香江金融、国展投资、乐安居、冠浦地产等地产企业成为鼎诚人寿的新股东。注册资本变更后,新光人寿持股25%;柏霖资管、香江金融并列第二大股东,分别持股20%;国展投资、乐安居、冠浦地产分别持股14%、11%、10%。

  几度收到监管函

由最初的梦想到步步维艰,十年间新光海航人寿的经历就像一半海水与一半火焰,前五年信心满满,积极发展,后五年面临保费收入连降、偿付能力大跌、增资困难重重、经营连续亏损、监管处罚不断等一系列波折。

尽管注册资本从5亿元人民币增至12.5亿元人民币,但由于前期受资本金不足影响,鼎诚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持续下滑,2013年底,偿付能力充足率由500.07%减少至130.47%,2015年起偿付能力充足率跌至负值。在近几年来,公司更是被银保监会采取暂停增设分支机构、停止开展新业务等监管措施。

  面对日益严峻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新光海航人寿业绩不断萎缩,偿付能力长期不达标,增资显得刻不容缓。事实上,此次新光海航人寿曾经几度想引入新股东,但因原股东难协调,导致增资一事陷入僵局。

资料显示,新光海航人寿于2009年成立,刚成立时期,新光海航人寿首任董事长闻安民曾向媒体表示,新光海航的管理层成员中,财务、投资、团体保险、银行保险、稽核等管理岗位来自海航集团,个人营销、电话行销、信息技术、业务管理等管理岗位来自新光人寿,这样的安排主要是考虑到借助双方股东的资源和历史经验,让新公司得以快速成长。从当时看,两大股东对该公司颇有助益,海航集团在2008年有员工3.9万余人,拥有11座成员机场,年旅客运输量突破2000万人次。台湾新光人寿创立于1963年,是中国台湾总资产第二大的人寿保险公司,拥有深厚的个人寿险营销及培训经验。

而对于新的掌舵者来说,除了现有的分支机构来说,一切无异于重新开始。万峰将如何迈出第一步,我们拭目以待。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2年,新光海航人寿启动了增资计划,预计增资5亿元。新光海航人寿中方股东海航集团一方面表示要增资,一方面增资却迟迟未能到位。2015年二季度末,新光海航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至-179.71%,按照原保监会偿付能力分类标准,为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原保监会对新光海航人寿采取了暂停增设分支机构、责令公司自2015年11月23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的监管措施,要求股东双方于2015年7月底之前提出改善偿付能力方案。

2011年,新光海航人寿曾在一次工作会议上提出,力争每年都有新机构设立的计划。截至2014年先后在海南、陕西、江苏成立分公司,以及在2010年成立了北京朝阳支公司,业务经营范围延续至今,包括北京市、海南省、陕西省和江苏省。新光海航人寿2010-2014年原保费收入分别为1.17亿元、1.81亿元、3.13亿元、3.5亿元、2.3亿元。不过,在2014年3月,原保监会下发监管函,要求新光海航人寿暂停增设分支机构,让该公司身处困境。

2019年1月16日,新华保险公告称,万峰因个人年龄原因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公司职位。4月18日,万峰担任原新光海航人寿临时负责人得到监管批复。

  海航集团内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海航萌生退意主要是犯了很多合资险企都有的毛病,即中外股东治理理念不同,与合作方新光人寿志不同道不合,双方诸多理念存在很大分歧。四年前,海航集团对其旗下保险业务重新进行布局,借助子公司渤海租赁主导的渤海人寿于2014年12月正式成立。

也就是从2014年,因新业务开展受限,新光海航人寿保费收入连年下滑。数据显示,2014-2018年,该公司的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2.4亿元、1.5亿元、1.08亿元、9856.5万元、9263.9万元,分别同比下降32.1%、35.5%、29%、8.8%和6%。此外,2015年11月,原保监会再次下发监管函,要求新光海航人寿自2015年11月23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

1958年4月出生的万峰到今年已经六十岁,耳顺之年的他在退休年龄接下了新挑战。

  但这一尴尬局面很快迎来转机。2016年11月,新光海航人寿公告称,将引入控股股东——深圳柏霖资产。股权转让后,深圳柏霖资产将持有新光海航人寿51%的股权,而台资股东新光人寿将持股25%,降至第二大股东,深圳光汇石油集团和深圳市国展投资分别将持股14%和10%。不过,随后的股权转让一直没有下落,新光海航人寿的注册资本金长期停留在5亿元。

当时,新光海航人寿的偿付能力下滑至负数,综合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由2014年底的221.86%下滑至2015年末的-237.31%,在2015年三季度至2018年二季度分类监管评价中,新光海航人寿一直被评定为D类保险公司。2016年四季度、2017年四季度,该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6.45%、-446.49%,进入2018年,一季度、二季度该项数据分别为-437.54%、 -421.34%,直至增资成功才结束了新光海航人寿长达四年偿付能力充足率为负数的时代。

回顾万峰的从业历史,可以说其近40年里从未离开过寿险行业。

  从此次最新的增资计划来看,柏霖资管放弃了控股权。对于柏霖资管放弃控股权的原因,业内多认为这是因为今年3月原保监会发布了《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由51%降为1/3。

其中,导致该公司业绩下挫,偿付能力严重不达标,与股东增资计划多年难产不无关系。据了解,早在2012年,新光海航人寿就启动了增资计划,预计增资5亿元。而因中资股东增资迟迟未能到位而失败。在2016年11月,新光海航人寿又引入控股股东深圳柏霖资管,预计股权转让后,深圳柏霖资产将持有新光海航人寿51%的股权,不过该股权转让计划一直未获批,有业内人士认为,原因在于新出台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由51%降为1/3。由此新光海航人寿的注册资本5亿元从2009年一直延续至2018年上半年。

万峰曾服务于中国人保吉林省分公司和中国太平香港公司,于1999年进入国寿任深圳分公司总经理,因业绩出色于2003年升任中国人寿副总裁。从2006年6月开始担任中国人寿董事会执行董事,同时兼任中国人寿集团的副总裁、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等职。2007年,在吴焰赴任中国人保半年多之后,时任第一副总裁的万峰正式接任国寿总裁。2014年,受中央汇金任命空降到新华保险。

  十年波折

更名变身在路上

在此前,万峰曾公开表示,近几年寿险业务的发展,由于偏离了保险的本源,所以从整个社会、政府,包括客户,对寿险的认识,像是盲人摸象。

  业务停滞不前

新光海航人寿在2018年下半年终于迎来转机,随着新股东进入,增资成功,新光海航人寿的经营开启新的篇章。

2017年,成为新华保险董事长后,万峰在公司转型时期大力砍掉数百亿趸交保费、取消趸交业务计划,并在2019年的开门红中,将保障型产品作为主打,年金险做附加,等等。

  公开资料显示,新光海航人寿成立于2009年3月,由海航集团和台湾新光人寿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5亿元,股东双方持股占比均为50%。

2019年1月18日,新光海航人寿召开董事会,万峰当选新光海航董事、临时负责人。同时,会议决定新光海航人寿更名为鼎诚人寿。不过上述三项任命及决定,尚需银保监会批准。据悉,鼎诚人寿新董事会成立后,万峰将成为董事长。该公司原拟任总经理黄志伟已于1月2日正式加盟横琴人寿。

  在成立的近十年时间里,新光海航人寿亏损不断加大,业务也因为偿付能力不足陷入瘫痪。年报数据显示,2009年,新光海航人寿净亏损4093.72万元,此后亏损额持续扩大,2010-2015年净利润分别亏损0.49亿元、0.72亿元、0.9亿元、0.86亿元、1.08亿元和0.82亿元,2016-2017年再次亏损0.99亿元、0.87亿元。根据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新光海航人寿再次亏损,年内累计亏损3425.84万元。

曾任中国保险巨头掌舵人的万峰进入新光海航人寿,无疑让业界对这家曾连年亏损的保险公司多了一重希望。众所周知,万峰长期供职于中国人寿,后来跳槽到新华保险,在新华保险的业绩主要是推动这家大型险企果断进行改革。转型期间,新华保险以期缴保费替代趸缴保费,主推健康养老保障型产品,建立续期拉动业务模式。

  正是因为长年亏损,增资难跟进,导致偿付能力频频亮红灯,新业务开展和新机构开设均被叫停,新光海航人寿的保费收入出现“急刹车”。根据监管机构相关数据,新光海航人寿2010-2013年保费收入分别为121.42万元、2236.62万元、3.13亿元、3.5亿元,2013年保费收入达到顶峰,随后因为新业务开展受限,保费收入连年下滑。2014-2017年保费收入分别为2.3亿元、1.5亿元、1.08亿元、9869.86万元。今年前5个月,新光海航人寿保费收入3835.37万元,在87家寿险公司中排名几近垫底。

1月30日新华保险发布预增公告称,2018年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2017年同期的53.83亿元相比,预计增加26.92亿元左右,同比增长50%左右。有业内人士提到,“万峰具有三十几年保险工作经验,无论从产品开发、精算、后台管理,到信息系统、公司发展战略,他都有所涉猎。他是位有个性的掌门人,也是保险江湖最后一批"50后"领导之一”。

  引入新股东

虽然新光海航人寿几年未开展新业务,新光海航人寿每年的续期保费依旧近亿元,续期保费占比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新光海航人寿领导层一致赞成主推期缴业务的发展方向。而关于未来新光海航人寿的发展规划,截至发稿前,该公司未做回应。

  重获发展生机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新光海航人寿官网,诸多内容还未开始更新,首页公司新闻停留在2017年,大事记停留在2015年,不过其官网的人才招聘一栏已嗅出这家公司的新气象,该公司在2018年7月开启招聘模式,岗位部门包括信息技术部、审计稽核部、合规法务部、计划财务部等。

  增资计划再次启动,让新光海航人寿再次看到了曙光。新光海航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光海航人寿第二届董事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变更注册资本金、引入战略投资者及修改公司章程议案,并已向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报送正式申请。如该申请获得核准,公司注册资本将增至12.5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将达600%以上,重获发展生机。”

下一步将如何开启新十年的发展,业界对于新光海航人寿变身成为鼎诚人寿的未来也多了一份期待。

  新股东入驻能否为深陷偿付能力危机的新光海航人寿带来转机引起业内关注。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拟入股新光海航人寿的股东中,有两家公司有地产身影。其中,柏霖资产与神秘地产商“鸿荣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乐安居经营范围就包括房地产开发经营等。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李皓洁/文 宋媛媛/漫画

  对于公司未来的规划,新光海航人寿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此次围绕解决偿付能力严重不足问题以实现公司尽快恢复正常化经营,结合股东实际情况并严格遵照银保监会系列监管新规要求作出了这次安排。目前新光海航内部各项基本工作尤其是满期给付及客服服务工作一直在正常开展。后续新光海航人寿将继续秉承‘保险姓保’的重要精神,恪守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的使命,严格遵守银保监会相关监管要求,充分发挥保险的保障功能,力争成为国家发展的稳定器、客户生活的保障器、实体经济的助推器,不断满足社会经济日益丰富的保障需求。”

  一旦此次新股东落定,下一步新光海航人寿将面临更名、人员调整、战略规划、机构铺设等一系列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许晨辉/文 李烝/制表

责任编辑:谢海平

本文由4008云顶集团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光海航人寿十周年变身记

关键词: 4008云顶集团 云顶集团登录